Miuky·Iris

杰佣,sladin ,21,41,BD,超蝠,kontim,damijon。
all 1党,不逆不逆(偶尔脑抽了会逆一下吧🤔。。。。)
喵很好相处的,来勾搭啊~\(≧▽≦)/~

p2小车车
突然刹车…………我的锅x

暂时性失忆(六)

‌清明节贺文
清明节混更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请问,事故现场在哪?”时隔数日,已经可以脱离拐杖的Dick下定决心去“找个刺激”——刺激一下说不定会想起什么
“左转第二个街口”医生手中的笔停了下来,推推眼镜“你……最好还是别去了,挺惨的。……万一再造成什么心理伤害就不值了”
Dick深吸一口气:“谢谢关心,可我……还是早点面对现实比较好。”

“啧,真是,挺惨的。”Jason略带夸张地复述着医生的话“…你……还好吧?”

Dick只微微点下头。

周围的警戒线已被撤除,只剩下几截还顽固地缠在树干上。路中间是扭曲的护栏,以及未处理完全的血痕。

“……能活下来也是个奇迹…………”Dick盯着自己的手心,一股莫名的失落感涌上来,引得他打了个寒颤。
不知为何,他的潜意识里似乎有一种对死亡的…………向往?

Jason的手抬起,在他肩膀上方几厘米处顿了一下,又放下来——何必做这种多余的动作呢?
自那次“意外”的对话之后,Dick总给Jason一个错觉,让他以为自己是真实存在的、与旁人无异的「人」。
——毕竟,除猫猫狗狗之外,Dick是第一个,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能对他做出反应的人。

……
“走吧,没必要在这里待下去了。毫无价值。”Dick再次深吸一口气,转向Jason,勉强扯出一个微笑。

Jason注意到Dick的眸子黯淡了几分……可能是天突然阴下来的原因吧?

暂时性失忆(五)

傻白甜系列xx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公园里,Dick把小米扬向天空,鸽群拍着翅膀飞起,有的甚至抖落几根羽毛。

Jason抱臂站在一边,任由小米或者鸽子穿过身体。
阳光撒在Dick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上——这个拄着拐的年轻人笑的没心没肺,显然是被闷了很久了

“你就是单纯地想出来玩吧?还跟前台说‘出来找记忆’?”
“不这么说,他们才不放人呢!再闷在水泥建筑里就要长蘑菇了!”Dick把手上的碎屑拍掉,顺便抹了一把右手无名指,借助拐杖的支撑,一点一点挪向Jason,而后者的目光一直落在他头顶上

“怎……你在看什么?”Dick在他眼前挥挥手
“别动,”Jason伸手去摘Dick头上的羽毛,但手指穿过它的一瞬间,他才想起来,自己只是个灵体,继而尴尬的笑了笑“你头上,有根羽毛。”
……虚假的真实……Jason竟然以为自己还活着。

Dick嗤地笑了“既然他喜欢,那就让它留在那里吧。谢谢。”
“谢?可我……”
“但至少你有这个想法,这就够了”阳光下,Dick的笑容有点晃眼。
Jason以为自己到了天堂,看到了真正的天使。他甚至觉得丘比特朝他毫不客气地射了一箭——莫名其妙的想法,Jason在心中哼唧一声。

趁着Jason走神儿的时间,Dick已经向不远处的喷泉挪步了。
Jason有点怕那个一瘸一拐的身影在某一步会重心不稳地拥抱大地——其实他非常想去扶他一把,或者直接把他拎起来抗到目的地。当然,这只是想想,毕竟他连一根小小的羽毛都奈何不了。

“喷泉……”Dick把重量压在腋下的拐杖上,左手习惯性地捏着右手无名指,眼神涣散地看着某处。
“有印象?”Jason飘过去
“大概吧…”Dick的头又开始疼了,清脆的水声被耳鸣覆盖。

——去他妈的车祸!Dick发誓,把肇事者揪出来后罚他个倾家荡产。

暂时性失忆(四)

诈尸。
不好意思让亲爱的们久等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天。一天。一天。

时间在无聊中慢慢流走,自然地,Dick身上的绷带也越来越薄。当他脸上的覆盖物最终被解下时,Jason终于看清了他的全貌。

意料之外的……好看。Jason喉头动了动,欲言又止。
可能,堕落之前的撒旦也不过如此吧*?

Dick小心地伸个懒腰,舒展一下僵了很久的筋骨。

Jason轻咳“我看你也恢复的差不多了,想起点什么没有——至少清楚被什么车撞到,警局才能有所行动啊。”
Dick盯着天花板努力回忆,但脑袋一阵抽痛使他不得不放弃。“没,我的脑子还是不允许我深入思考。”
突然,他眼神一亮“你刚刚,说到警局?”
Jason懵逼地点一下头
“警局,对,我想起来了!我的工作!”Dick变得异常兴奋。

“…你一个警察,能让车撞个半死,我也真是……没话说”

“多亏了你刚才的话,光空想真的不管用——那么,”Dick试着动了动打着钢板的腿“等他们允许我下地的时候,去附近转转吧,说不定能‘捡回’一些记忆?”随后是爽朗的一笑。

Jason感觉已经永远停止跳动的某个地方莫名地悸动了一下————错觉吧……

*撒旦堕落之前是最美的天使

暂时性失忆(三)

最后是BE吧……
总之预警一下: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好吧,既然你是幽灵,我为什么能看到你?”

“这不是我该问的吗——在这之前,有类似的情况吗?”

“之前……不记得了”

“不记得了?”

“嗯……医生说我出车祸造成了轻微脑震荡,短期之内想不起以前的事”

“真可怜”Jason摇摇头

“不过好在活下来了不是吗——暂且不提以前的事。幽灵……也该有个名字吧?所以,你的名字是?”

“Jason”

“我叫Richard,叫我Dick就好”Dick努力使嘴角上扬一个弧度“给我讲讲你们的世界吧?如果你愿意的话”

“没什么特别的,反正比活着无聊的多。不过要说好处的话……就是自由吧。没有谁会阻拦你——除非遇到你这样的怪人”

“真好,你可以自由活动,而我,”Dick动动打着钢板的腿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地”

突然传来的敲门声打断谈话,医护人员进来拉开窗帘,又匆匆离去,对Jason的存在毫不知情。
没有了窗帘的阻挡,阳光放肆地洒进来、穿过Jason的身体,Dick这才看出他是半透明的。

“看上去……你跟科幻作品里的幽灵不一样——至少你不怕阳光”

“我又不是吸血鬼”Jason不以为然地耸肩

“那么,等我康复以后,一起去旅游吧?你应该去过不少地方,正好做我的向导——而且不用买票~~~”

“你该不会真的被车撞坏了脑子吧!”Jason丢给他一个白眼“哪有跟幽灵去旅游的?!”

“说说而已嘛——毕竟眼下跟我最熟的,只有你了”

“给我打住。闭嘴安心养伤——难以置信竟然会有人和个鬼聊这么多”Jason飘过去,试图捂住他的嘴——但只是表现一下而已,因为他根本碰不到他。
Dick看着Jason的动作,只是觉得唇边的空气变凉了而已。
——“你阻止不了我的”Dick心想。

暂时性失忆(二)

emmmm手机不能发前篇连接……直接戳头像吧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从那次意外的“对话”之后,Jason就一直待在Dick的病房里,既处于好奇,又出于感兴趣。他想知道这个可怜兮兮的病人是否真的能看见他。
但事实不尽“鬼”意。那人在之后的几天里一直处于意识模糊状态,但似乎挣扎着想要醒来。
于是,Jason就浮在阴暗的角落,一边看着进出的护士给青年做检查,一把等着他完全睁开眼睛的那一天——反正没人知道墙角有个鬼。

知道第……不知道多少天,反正Jason没数。护士们撤掉了那堆电子仪器,青年的呼吸面罩也被推走。
emmm……这证明了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——哦他是不是跟小护士调侃了几句?

待最后一位护士离开,门被带上。那个裹着纱布的脑袋微微偏转,朝向了Jason所在的墙角。

Jason心里咯噔一下。不,不是吧?

“你似乎在这里呆了很久……有什么事吗?”仍是那个微弱、无力的声音。

Jason环顾四周,确定没有别人了“你……你能看见我?”

“不然您以为…我在跟谁说话?空气吗?”青年无力地轻笑一声,表示对面人的问题蠢爆了。

“可我……”Jason靠近他,故意压低声线“是幽灵啊。”

那人愣了一下,随即笑到“咳咳……怎么可能嘛!幽灵       不都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吗?而且,我能看到你,也能和你对话…………你不会是哪个慈善机构派来娱乐病人的小丑吧?”

“——所以我很惊讶啊!你不信是吧,好,我证明给你看。”话音刚落,Jason就径直穿过墙壁,一秒后又回到原位置,挑眉“信了?嗯?”

Dick惊讶地瞪大了那一只眼睛——Jason这才发现他的眼睛是那么耐看,明媚的蓝使他想起夏威夷岛的海水——他们对视了将近五秒。

“我……是不是该转神经科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