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uky·Iris

sladin ,21,41,BD,超蝠,kontim,damijon。
all1党,不逆不逆(偶尔一下还是可以的。。。)
喵很好相处的,来勾搭啊~\(≧▽≦)/~

嗜血症(上)

   警告:大量血腥描写,不适者慎入!!
  # bat family,迪克中心
  *jaydick向
  *角色OOC我的锅……
  *我TM在写什么

    迪克·格雷森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正常了。
 
    从一开始的见血移不开眼到…………
 
    迪克现在正手足无措的跪坐在一具尸体前——那是一具不知名的小罪犯的尸体,
他因惊恐而扭曲的脸上沾满红褐色的血液——当然,不是迪克的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 ---一小时前---
 
    夜翼像往常一样在布鲁海文夜巡,像往常一样打击罪犯。当迪克把罪犯的双手铐到背后时,他看到了后者因挣扎而撕裂的伤口——就在小腹上。鲜血从中心向四周散开,仿若正在盛开的彼岸花。迪克愣了一下,然后着魔般地抚上那道不算粗的“红线”……他什么也不知道……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动作——他只是……不想让血流停下来……
    正当可怜的罪犯疑惑出神时,迪克的拇指沿着那条血色的裂纹猛的刺入前者腹中,皮肉撕裂的微小声音被惨叫覆盖——但迪克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那凄厉的叫声,他耳中是内脏被自己手指搅动的声音,眼里是渐渐扩大的伤口,和止不住的鲜血。他的半个胳膊已看不出制服上那条妖冶的蓝线,连占了很大面积的黑色也被艳红吞噬。
    他把染血的手掌举到嘴边,一边舔着不属于自己的血液,一边欣赏自己的“杰作”——那个人显然已经不行了,他呆滞而麻木地睁大了双眼,尚且残存一点光亮的眸子定格在他脸上;腹部是被徒手撕大的口子,肠子耷拉到地面,还微微蠕动着……
    迪克看着那双突出的眼睛,觉得浑身不自在。终于,他的手指沿“死”者眼眶划入——他感到那具“尸体”抽动了一下——指节弯曲,往外一挑,眼球就彻底与主人分离了,这下,迪克的手套上又多了一些白色的、晶莹的液体。
    一阵夜风扫过,迪克如冰桶浇头搬打了一个激灵。
    ——“天哪,我都……做了些什么?!”
    他连打自己三个耳光,确定了不是在做梦。
    ——然后场景就恢复成了一开始的那样——他脱力的跪坐在一具不成样子的尸体旁。

   他回到了韦恩庄园。

    白瓷的浴缸早已被水占满,多余的水分沿缸壁流下,消失在排水孔。
    迪克四肢搭在浴缸边缘,半个脸沉在水中。他的脑海被刚刚的一幕占据,即使泡在冷水中也觉得浑身发热——也许是因为他刚刚杀了一个人,如此残忍的;也可能是胃里反上的不适感;要么就是其他原因,谁知道呢?反正他从来都没有这么难受过。
    头顶的花洒还在浇着冰冷的水,迪克压根就没有把它关掉的打算,好像这样就可以洗清他的罪恶,和那段记忆。
    “一个多小时了格雷森,你打算把世界上的水都用光吗?”
    门外传来小弟不耐烦的声音
    “阿尔弗雷德让我看看你的情况,顺便给你带了一杯热可可,”两下拍门声“给你放到床头柜上了。我就不陪你了,寂寞的话去找德雷克或陶德。”脚步声越来越小直至消失。
    迪克终于从浴缸里站起来,浑身的关节因泡冷水而抗议着。
    他走到镜子前——因为用的是冷水所以上面没有白雾——除了眼睛有些发红,他,还是他,不是什么吓人的怪物。
    他随意的披上浴袍,带子也系的寥寥草草。推门出去,颓废的趴到床上,地上是一排水渍。
    他把脸埋在被子里,也不管湿漉漉的头发会打湿它们——他好委屈,不知为什么。他只想大哭一场。实际上,他也这么做了。
    门被轻轻推开,不用想也知道是谁——这一家也只有直来直去的杰森不敲门了,就连那个最小的熊孩子也会在进门时意思意思拍几下示意——他径直走向迪克,然而迪克始终没有抬头。
    “我活泼的迪基去哪里了?”杰森揉揉那颗湿漉漉的脑袋,后者又往被子里缩了缩“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 “杰……我、我杀了人……我……”迪克发颤的声音从乱糟糟的被子里传出来,显得闷闷的。
    “我还以为多大的事呢,不就是一条人命吗——我在像提姆那么大的时候也杀过人。”杰森轻描淡写的态度让迪克很恼火,他抬起头,几近失态地号着:“不,那不一样,杰!第一,我有原则,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从不杀人;第二……那……不一样……我那不止是杀,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残害……你应该看看我、我干了什么…”他哽咽着,无法说下去了,绝望的泪水简直要把它淹没。
    杰森显然被吓到了,他们无声地对视两秒,然后杰森一条腿撑在床上,伸手把那可怜的人揽进怀里。他不会安慰人,恋人多变的感情让他烦躁,而现在,他却说不出刻薄、讽刺的话——怀里的人似乎触动了他某根神经。
    那人一直颤抖着麻木重复“我杀了人、杀了人”,而杰森试图岔开话题。
   “你不饿吗?不吃点东西?”他的目光落在床头柜上那杯凉了的可可上。
    怀中的人拼命摇头,杰森无奈的看着衣服上被他的眼泪,及头发上的水打湿的深色区域。
    迪克真的不想吃东西,连水也不愿沾。一想到自己喝了一个陌生人的血……他就恨不得把胃也给吐出来。
  
 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 “仪器显示一切正常,你没有中稻草人的毒,也不是艾薇的花粉……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?”布鲁斯坐在他的专属椅子上,单手托着脑袋,眉头紧锁。
    迪克把刚刚经历的事详细说了一遍,连提姆听了都有些坐不住。
    “完了格雷森你疯了,看来阿卡姆疯人院又要多一名被隔离的人了。”一旁的达米安嗤笑到,布鲁斯白他一眼。
    “你先去休息吧,这几天的夜巡暂时放下,等我有了结果再找你。”布鲁斯说完就把脑袋埋在了数据堆里。

    “我给警局请假了,但愿他们能处理好那些事务。”迪克一回到自己的卧室,杰森就朝他抛出这句话。
    “谢谢,小翅膀。”迪克仍无精打采。
    “世界要和夜翼告别一段时间咯~你的夜巡工作交给我好了——话说你真的不饿?”
    “不,别想让我吃东西!”
     杰森无奈的叹口气。
   

   
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39)